近50所中国大学,即将合并!

来源: 青塔 浏览量: 2862
一个多月前,贵州中医药大学在官网上挂出了一则通知,为其名下的独立学院——贵州中医药大学时珍学院公开遴选愿意接手学校的举办者。

近年来,许多学校都曾发出过类似的公告,这本是独立学院转设进程中的环节之一,却也常常让见到母体学校与独立学院“官宣分手”的校友们唏嘘不已。



从某种意义说,2020年,是专属于独立学院的转设之年——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独立学院在大众眼中的存在感,前所未有的强烈。

去年5月份,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明确到 2020 年末,各独立学院需要全部制定转设工作方案,同时推动一批独立学院实现转设。转设路径分为三种:转为民办、转为公办或终止办学。



截至目前为止,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全国二百五十余所独立学院,已经有四分之一完成了转设。剩下的3/4中,刨去已经得到教育部或地方教育部门公示的数十所独立学院外,还有相当一批独立学院依旧没有转设的具体消息。

转公、转民,合并、停办?外人也许只是看个热闹,但是对于任何一所独立学院的校方、老师和学生而言,这个紧要关头的任何一种走向,都将会彻底改变他们此前已经熟悉的一切。

▎合并转设与“职业技术大学”

在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的官网上,今天依旧挂着两则“红头文件”,一则给全体学生,一则给学生家长,就关于转设期间学生和家长关心的问题进行了若干说明。



3月1日,甘肃省教育厅网站正式发布了2所独立学院转设公示,确定拟统筹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和兰州财经大学长青学院的本科办学资质,分别与高职院校合并,组建两所新的职业技术大学。

而早在去年下半年,互联网上就开始流传着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或将与高职院校-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合并为兰州石化应用技术大学的消息,引发了不小的波澜。



从网上的留言来看,不少西北师大知行学院的学生对于学校转设后的“职业”两个字颇为介意,并多次寻求与学校的沟通,这也是促使知行学院校方在官网上用两份“红头文件”对学院转设事宜进一步解释说明的原因。

实际上,在这场全国范围的独立学院转设进程中,独立学院与高职院校合并、成立一所新的职业本科大学,已经是转设的主要路径之一。

去年12月末,教育部发函山西省政府,正式同意山西大学商务学院与山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山西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合并,组建独立设置的公办本科层次职业高等学校——山西工程科技职业大学。

随后,河北科技大学理工学院、华北电力大学科技学院、河北工业大学城市学院等独立学院同样获教育部批准,与高职院校合并为“职业技术大学”。在过去的一年中,明确或是有意向与职业学院合并转设的独立学院就有近20所。



这种转设方式,除了可以将原本民办的独立学院转为公办、办学经费纳入政府财政拨款之外,以“职业技术大学”为首的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也得到各级政府的极大重视。

除了教育部在公开文件中多次强调外,如江苏省、山东省、江西省等多个省份,均有强化支持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的相关文件陆续出台。


教育部 江苏省人民政府
《关于整体推进苏锡常都市圈职业教育改革创新 打造高质量发展样板的实施意见》

长期以来我国在职业教育发展上的不完善和不完全,使得许多人对于“职业教育”抱有成见,乃至直接认为校名带上“职业”两个字就低人一等。但是在国家不断出台新文件强调强化职业本科教育的背景下,独立学院与高职院校合并转设为职业技术大学,其实是一个相当靠谱的选择。

一方面,许多独立学院在脱离母体校区之后,师资力量和硬件设施或许难以符合独立办学的硬性标准,与终止办学相比,与其他院校整合资源继续办学无疑是一种更加可持续的方案。

另一方面,在强化应用型本科教育的大背景下,转设为聚焦应用型教育的公办“职业技术大学”,走上一条全新的赛道,也很可能是学校进一步发展的崭新机遇。

▎“念着念着,母校没了?”

当自家学校的转设公告中出现了“以终止办学的形式实现转设”这几个字时,独立学院的师生们则不免会觉得有些心酸和“残酷。”

在教育部2020年至今发布的转设公告中,已经有两所独立学院被撤销建制,两所独立学院以终止办学的形式完成转设。

其中,中国医科大学临床医药学院和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顺华能源学院已经连续多年未曾招生,就此撤销建制顺理成章。

河北大学工商学院新疆农业大学科学技术学院,则是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后,真正意义上沿着终止办学的路径完成了转设的独立学院。

在教育部的公告中,这两所高校终止办学的形式也存在着差异。


在教育部的公告中,
河北大学工商学院为“终止办学”,新疆农业大学科学技术学院则为“并入新疆农业大学”。


其中,新疆农业大学科学技术学院明确以并入母体学校——新疆农业大学的形式完成转设,也即:自2021年起停止招生,已有在校生全部毕业之后,学校将正式停止办学,撤销建制,校址成为新疆农业大学的新校区。

这一形式与南京大学金陵学院成为南京大学苏州校区、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成为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的转设路径大体相同,在具体做法上应该也有共通之处。



根据南京大学校友会金陵分会的公开信,南京大学金陵学院将依托于南京大学苏州校区建设完成转设工作,全面融入南大苏州校区,学生档案归入南京大学校史档案,南京大学校友总会将为每一位金陵学院校友制作发放“南京大学校友卡”,享受校友权益。

在母校即将走进历史的情况下,能够得到这样人性化的对待,对于许多毕业生而言,也是一种相当暖心的慰藉。

▎公办?民办?几家欢喜几家愁

对于全国250余所独立学院而言,通过合并或停办进行转设的终究是少数,更名转设、然后继续办学才是主流,而在这一过程中更为关键的是:能否转设为公办高校?

根据教育部《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规定:独立学院是民办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利用非国家财政性经费举办的实施本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在转设之前,所有独立学院在办学性质上均属于民办高校

在摘下母体学校的金字招牌、独立办学之后,如果能够转设为公办高校,一方面既能说明学校办学质量得到了官方认可,另一方面得到国家财政经费的支持,学校的发展前景也更加广阔。



如浙大城市学院在转设为公办本科高校之后,得到了杭州市的重磅支持。杭州市人民政府与浙江大学签署合作协议,以10年100亿的额外投入,全面支持浙大城市学院建设全国百强大学



太原科技大学华科学院的转设工作也得到了晋城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在将学院转设工作纳入晋城市“十四五”规划工作中重点谋划推进的同时,明确支持太原科技大学华科学院转设后“建设一所以工科为主、特色学科叫响全国的内一流应用型综合大学”。

而转设为民办高校的独立学院,则更加依赖举办方的实力与支持。

在贵州中医药大学为时珍学院遴选举办者的公告中,规定被遴选人注册资金不低于5000万元,总资产不少于3亿元,净资产不少于1.2亿元——这也是教育部对于独立学院举办者资产规定的硬性标准,经济实力在这条及格线以下的企业很难负担一所高校的正常运转,更不用说推动学校进一步发展。



在满足了基本的资产要求之后,民办独立学院转设需要面对的问题还有很多。

据湖北工业大学工程技术学院院办主任透露,学校将走向社会办学,建设民办大学。而原本学校的办学场地属于母体学校,转设工作的先决条件就是解决办学场地的问题,“至少500亩”,这对接手学校的举办方而言,也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

200余所独立学院,有人欢喜有人愁。既然已经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更重要的事情便是如何走好下一步。

从上世纪末至今,“独立学院”已经陪伴中国高等教育走过了二十余年的历史,一路走来尽管争议不断,却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如今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在完成转设之后,他们也将伴与中国高等教育一起迈向全新的发展阶段。

乘槎扬帆,直穷银汉,一个更富可能、更加广阔的未来,已在眼前。

公服平台

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最新消息

甘肃教育在线

甘肃教育在线

甘肃微教育

甘肃微教育

甘肃微就业

甘肃微就业

甘肃校企合作

甘肃校企合作

技能甘肃

技能甘肃

甘肃职业技术教育

甘肃职业技术教育